第04:【4版】专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韩国钧与五任督军

张勋
冯国璋
  ■ 吉光

  【上接12月5日7版】

  对张勋,为保黎民,罗掘以应

  韩国钧离开吉林后,一路经长春、奉天、天津、南京、上海,于1912年12月27日到达海安老家。此后,他为地方事务,在南京、泰州、上海奔走。1913年,袁世凯图谋扩充军队,通令“尊崇孔圣”,举行祝孔典礼,为复辟帝制造舆论。孙中山在南方发动“二次革命”。7月,黄兴在南京设立讨袁司令部,并邀江苏都督程德全、江苏民政长应季中等联名宣布江苏独立,发表讨袁檄文,其时,韩国钧也在南京,黄兴找到韩国钧,请韩参加联名,被韩国钧拒绝,他认为,自己是地方官员,应以保护地方为职责,不敢参与武力冲突的事。随即回到海安。

  为了对付南方的革命党,袁世凯调张勋及其辫子军和冯国璋部,分两路合攻南京,打垮了义军,黄兴逃亡日本。是役,“辫帅”张勋极其卖力,他组织了辫子军敢死队,许诺士兵破城之后“准许士兵大抢三日”,辫子兵怀着入城后抢掠发财的心理,疯狂攻城。攻入南京城里,辫子兵们有张勋“三日大抢”“三日不封刀”的特许,放手抢掠、强奸、杀人、放火,穷凶极恶。南京的百姓惨遭涂炭,许多人家“虽家具什物,亦搬运全尽,各等人民体无完衣”,大大小小的商铺“无一幸免,甚至有连劫三四次者”。路边河坎死尸遍地,号泣之声不绝于耳。许多妇女不堪污辱,投秦淮河自尽。

  张勋(1854—1923),字少轩,江西奉新人,行伍出身。中国近代北洋军阀首领之一。清末任云南、甘肃、江南提督,清覆亡后,禁止所部剪辫子,被称“辫子军”。

  张勋入城后,袁世凯任命他为江苏都督,后又任韩国钧为江苏民政长。8月21日,韩国钧接篆,24日到了南京。他亲眼目睹了南京劫后的惨状,《永忆录》记道:“过下关下车,即见被焚之商店。入城则市肆各闭其门,其开肆者寥寥数家。曾见鞋肆列架者,不过三两双。”“余初入省署,见瞻园内死马在地。东偏厅事前,倚树而立者,赫然陈死人也,血迹染树根,至今未泯,而同署员司则已若忘矣。”“宁垣劫掠,委托士绅详细调查,都计损失一千五百余万元。”

  张勋比韩国钧早几天到任,一坐上都督宝座就抢先抓权。韩国钧记录:“余未接省篆之先,即请中央划分军民权限,奉令饬遵官制条例办理。张督方谓,民长与藩司相若。迨见明令,始憬然悟,然六十县已委任五十四,四十八税所已委任四十五。余到宁后,除扣留年未二十之无锡知事外,余与张督声明,知事而贤,余方保奖之不暇,否则即余所委派,亦复不能姑容,若税所则以比额为标准。张督无以难,余即以此执行。”张勋于当年7月下旬就任江苏都督,韩国钧8月24日以民政长身份到了南京,前后相距仅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张勋抢先把全省的县知事、税所主官几乎都任命了一遍。南京遭到破坏、劫掠,如何收拾,如何重整,张勋一概不管,只是有好处,有利益,他就抢抓、抢捞。

  南京城被张勋及其辫子兵破坏得满目疮痍,有如人间地狱,韩国钧一到任就勉力收拾残破,妥谋善后救济,“力请中央发款一百八十万元”,按士绅们所详细调查的成数“分别偿恤”。要稳定人心,必须迅速恢复生产生活,韩国钧“首贷款于柴米各肆,继贷于布业,再次各商店,如是者二十余万。又与教育司长商,先恢复初、高等学校。未二月,流亡稍复。”

  张勋是督军,他的辫子兵军纪太差,在南京城里张牙舞爪,老百姓人心惶惶,也引起外国人的不满。袁世凯以此为由,调张勋为长江巡阅使,而以冯国璋继任江苏都督。为了让张勋能顺利地离开南京,袁世凯特意派阮忠枢、段芝贵先后来南京,面劝张勋移防徐州。阮忠枢是袁世凯的幕僚,历任总统府秘书处副秘书长、内史长等职,他是袁世凯幕内不可或缺的能人,其特长是专门对付桀骜不驯的军阀。段芝贵系北洋武备学堂出身,曾任陆军第三镇统制,督练处总参议,民国初任驻京总司令官,统制陆军、武卫右军,继任拱卫军总司令。袁世凯动用这两个人来南京“劝说”张勋离宁赴徐,说明袁世凯对张勋的横蛮霸道心知肚明。阮、段二人与张勋“切商,久乃就绪”,但是,张勋开出了条件,张开血盆大口,索要一百万元“军饷”,这让韩国钧大伤脑筋。

  南京城里的老百姓对张勋和他的辫子军既愤恨又害怕,听说辫子军要移防,恐慌又起,生怕再遭一次浩劫。以张勋的匪性,如果不答应他的“军饷”的话,他要么不肯走,要么再来一次洗劫,这几乎是肯定的。为了维护南京的安定以及居民的安全,韩国钧只得出面多方筹款。关于这一次被逼饷,韩国钧后来回忆道:“惟其(张勋)頻行时索饷百万,挪甲补乙,已付十之九,頻行之前一日,非再索六万元不可。维时悉索已尽,无可为计,自料多数已付,不致以此区区而致决裂。张督派委坐索,不应则势已汹汹。至灯时,竟传卫队将围民署。段将军乃呼其委员呵斥之曰:汝都督带兵往民署,我必率兵解此围!其事始罢。”

  在张勋离开南京的时候,韩国钧照例前去送行。此次“送别”,是在派兵向韩国钧催逼要钱的,“翌晨,余至江干为张督送行,则欢然如平生矣。”“张督去任,余送之江干,张督笑谓余曰:此次累公多白几茎须。此亦谐语,可见当时困难为所共知。”

  与冯国璋,心知肚明,不伤情面

  张勋离开南京后,江苏督军自然非冯国璋莫属了。冯国璋(1859-1919),字华甫,一作华符,河北河间人。光绪二十一(1895)年袁世凯在小站练兵,冯国璋与王士珍、段祺瑞同入袁幕,三人后被称为“北洋三杰”。光绪二十五年随袁世凯到山东,负责全省操督事宜,光绪三十四年以镶白旗汉军副都统衔任禁卫军都统。民国元年(1912)任直隶都督,仍兼禁卫军军统,1913年以第二军军统兼江淮宣抚使。是年7月二次革命起,黄兴在南京宣布独立,袁世凯命冯国璋率部与张勋配合攻打南京,破城后被袁世凯任为宣武上将军。冯国璋是跟随袁世凯起家的,他是袁大总统的心腹,韩国钧对此心知肚明。

  冯国璋于1913年12月16日就任江苏都督。此前,韩国钧与冯国璋已有交往。7月份,冯国璋刚进入南京城,看到报纸上有一篇文章出言不逊,冯国璋大怒,派宪兵去抓写作该文的记者,韩国钧出面找冯国璋缓颊,冯国璋立即作罢。

  在一定意义上说,张勋离宁,冯国璋任都督后,韩国钧才真正开始了对江苏的治理。此前,他大部分精力都是紧急救火、收拾残破,积极维稳,竭力恢复老百姓的正常营生。政局既定,韩国钧励精图治。民国三年春节后一上班,就率人到水西门勘视秦淮河,并筹发7万元,即日开工,疏浚秦淮河;三月初一日,召开江北运河会议,筹办淮徐海赈款28万元;四月初八日,又到常熟,勘视白茆河工,谋算挑浚费用20余万元。韩国钧办事雷厉风行,财源也不断流向民生,这让冯国璋心里很不痛快。

  5月24日,中央政府传来一纸调令,任命韩国钧为安徽巡按使。韩国钧当然感到突兀,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冯国璋倒也不失“君子风度”,他从北京回到南京后,对韩国钧说:“项城(袁世凯)欲以军署兼民政,非所愿也。”冯委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韩国钧自然心领神会,双方客客气气,一点都没有伤情面。

  韩国钧与继任齐耀林办理了交接后,就给北京去电,辞任安徽巡按使之职,中央政府未准,韩国钧又请假一个月,北京同意。七月十八日,韩国钧回到海安。八月,韩国钧从海安向北京发电报,要求觐见大总统袁世凯,随后赶往北京。

  韩国钧这一趟北京之行,同时见到了大总统袁世凯、副总统黎元洪。后来,袁世凯又两次单独召见了韩国钧,还赏给了礼物。第三次召见,袁世凯与韩国钧谈了数小时。交谈中,袁世凯历数了光绪以来河南的良吏,袁世凯说,他心目中的河南好官有石庚、叶济和韩国钧。石庚是光绪五年举人,在河南曾任知县、开封府尹民国元年任河南彰卫怀道尹;叶济曾任郑州知州,任内创办了郑州第一所新式中学堂。石、叶二人与韩国钧一样,都在河南有政声。袁世凯还与韩国钧谈治理地方的心得:大凡一个督抚到某个地方履新,做事不能急,也不能事事推倒重来,而是要审慎地选择一两件要事,一做到底,就必然会(树立威望)为地方造福。这次悟谈,看似拉家常,实则袁世凯心机颇重,他是要把能吏韩国钧拉到自己的麾下,凸显了袁氏奸雄形象。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能说明,冯国璋在袁世凯面前并没有说韩国钧多少坏话,冯国璋只是想要找一个听话的巡按使做搭档而已。

  1917年,奉天(沈阳)巡按使出缺,时韩国钧赋闲在家,冯国璋已是民国副总统,他还征求韩国钧的意见,要韩国钧再到东北去做官,任奉天巡按使。这说明,由于韩国钧当初离任江苏时,对冯很克制,没有撕破脸皮,冯对韩国钧一直存有好感。

  【未完待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2版】要闻
   第03版:【3版】民生
   第04版:【4版】专版
   第05版:【5版】区镇扫描
   第06版:【6版】海安好人
   第07版:【7版】专版
   第08版:【8版】公益
传承劳模精神 致富一方百姓
韩国钧与五任督军
海安时报【4版】专版04韩国钧与五任督军 2018-12-06 2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