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版】紫石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私闯陶仙岭

  ■ 吉 光

  【接上期】

  二

  从宜春往奉新的路,我们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我并不知道奉新有多远,也不知道陶仙岭在哪儿。的哥是当地人,竟也迷了路。找到奉新县城后,再找奉新当地的哥带路,找陶仙岭。奉新县城路边一个带客的车主,是夫妻俩。车主听我一说,应道,哦,大帅墓啊,在乡下,很远的,要三十元带路费。

  我所乘的士跟着奉新车主的车,在乡间小路上七拐八弯地逶迤前进。开着开着,我理解了车主为什么一定要三十元带路费,这一段路还真的很长,路不宽,幸亏都是硬质路面。不一会儿,汽车开上山路,车主下了车,遥指几座山包西边的一座较高的山坡说,那里就是大帅墓。放眼望去,那里就是一座墨绿色的山,哪里有墓?车主手指着一个点说,山坡中间有一小块白色,那就是张勋墓。车主说,再往前汽车不好开了,要靠我们步行。我付了款,揖别奉新的的哥,与宜春同来的的哥往山里走。其实后面的路还很远,还得找一位向导。路边有一位放牛的瘦老汉,我说话他听不懂,的哥上前与老汉交涉,老汉听明来意,伸出两个指头,要二十元领路费。我隐约感到这是“黑市价”,但老汉不依不饶,只听他嘴里冒出“过山梁”什么的,我对的哥说,好罢,那叫他快一点,我感到时间很紧了。

  只见老汉操起一把柴刀,就往树丛里钻,只走了几步,光线就暗了下来。我和的哥跟在他的身后,我眼晴盯着他手里的柴刀,就是潘冬子砍死胡汉三的那种砍刀,很锋利的。我疑惑,他为什么不带我们走墓前的神道,而是钻进了黑乎乎、没有路、无声息的丛林?

  跟着老汉手脚并用往山上爬,累得气喘嘘嘘,偶尔脚下一滑,就跌倒在树丛里,倒地也不会受伤,地上有厚厚的杂草和落叶。老汉和的哥在我的前面趟路,我要不断伸手拨挡树枝,脸上仍然要撞到层层蜘蛛网。爬了艰难的一段坡地,内衣已经湿透。身上扎满了杂树的针叶,毛刺刺的,脚上的鞋活像两只刺猬,的哥回过头来告诉我,这种针叶很扎人的,当地人叫着“苟婆子”。好像走上了一道山梁。山梁也被浓密的山林包裹着,密不见青天,光线暗淡。到这时,我看出带路的老汉并无歹意。再往前走了一段,林子里透进光亮,一大片水泥建筑就在我们的前面的脚下。原来,我们已经翻越到了张勋墓地背后的山梁上了。

  我们背倚着坡地,滑下墓地平台。张勋墓占地面积约一个篮球场大小,倚西朝东,西边是巨大的圆形水泥墓冢,墓前是砖铺的平台,平台两侧分列着石人石马,紧挨着墓冢左前面及两边的,还有三通石碑。墓左前的那通碑文上,有“御赐”字样,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所“赐”。张勋1923年去世时,溥仪已是一个废帝,天下已不认这位皇帝了。得到这一通“御赐”碑文,辫帅府里自然备感荣耀,溥仪也只有向张勋家“御赐”才能引来山呼万岁。御赐碑文的过程其实是一场私底下的自娱自乐。据文献记载,三通碑文里,有一篇是陈三立所写,陈三立是大家,其出手自是不凡,然而这篇吊文对张勋竭尽歌功颂德之能事,被后人讥为“谀墓”之作。

  从文物的角度看,这几通石碑是很有价值的。

  站在墓前的平台中央四下一看,才发现,原来张勋墓地是被密集的树草包围着的。像这样规模的墓地,墓的正前方应有很长的神道,一直延伸到山脚下。但是,张勋墓的神道早已塌陷,神道方向长着茂密是树草,密集得人无法侧身,无法插足,更无法趟出一条路来。我这才理解,带路的老汉为什么要领着我钻森林、翻山梁。找张勋墓,没有“正道”可走。张勋墓的神道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嵌在张勋墓冢正面的石碑,记载的内容很丰富,反映了张勋及其大家庭的主要信息。张勋一生所任官职和“功绩”,张勋共娶了六房夫人,生了九个儿子五个女儿,他还是张作霖的亲家公。张勋墓建成以来,已重修五次,最近的一次是2010年,是张勋孙子、重孙辈出资重修的。这些信息对于一个参观者而言,都是很有价值的。不过,就在这块主碑的上方,有四个大字:千古流芳。显然,这是张家子孙们对张勋的颂词。这还不够,在墓冢的后面还有一方石碑,上书四个大字:浩气长存。

  在我看来,这两个成语出现在张勋墓地上,有些怪怪的。所谓“浩气”,即是正气,是说一个人或集体有光明正大之气,勇于做好事。我不知墓碑上的“浩气”指的是张勋生前做的哪些事?是指张勋在南京纵兵强奸、抢劫、杀人么?是指张勋离开南京调防徐州,还向南京黎民逼“饷”一百万么?还是他指挥辫子军发动“丁巳复辟”,开历史倒车?考察张勋的生平,他早期在抗法战争中立有战功,除此一端,辫子大帅干的那些事,还有哪件能在中国历史上“流芳”?

  张勋墓无路可通,平时不会有人钻树林、翻山梁前来凭吊。这方与世隔绝的小天地,是张家子孙清明时节前来磕头、祭拜的场所,因此,“千古流芳”“浩气长存”八个字在这里基本上不具有社会效应。只能给张家子孙们一些心灵赞许。

  子孙后代为祖宗整修、打理坟墓,是天经地义的,是孝道使然。在传统的词汇里,子孙后代为祖辈歌功颂德,甚至是其应有的职责,各种族谱里都有“牢记祖德宗功”的家训。但是,我们今天看一个历史人物,其子孙们唱的赞歌是不能当真的,那些评价不会是全面、客观、公允的,那里掺和了私家感情,揉进了历史的虚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2版】要闻
   第03版:【3版】民生
   第04版:【4版】文明实践在海安
   第05版:【5版】专版
   第06版:【6版】专版
   第07版:【7版】紫石苑
   第08版:【8版】专版
私闯陶仙岭
千秋之功魏建功
海安西大街上的三座古刹
怀念曾祖母
海安时报【7版】紫石苑07私闯陶仙岭 2019-03-15 2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