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版】专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拾草烧到用上天然气

  1962年秋,我所在的里下河地区出现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庄稼地一片汪洋。当年我已十多岁了,有好几次和大人乘船到地里帮助收稻,不仅浸在水里的稻谷开始发芽,稻草及其他秸秆也烂了不少,除了粮食减产外,烧草也成了一大难题。当时农家的烧草均以秸秆为主,有钱人家买煤炭也要凭票供应,几乎大多数农家春节刚过,就开始出去拾草了。

  我家离当时的王舍小学仅有200多米,每天早上6点左右,学校炊事员煮早饭前,要将灶堂里的煤渣扒出来倒出去,里面还有没完全燃烧的煤炭。为了这些煤炭,我几乎每天5点多就来到学校。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份“福利”被我独享了约两个月后,终被他人发现,我只好另做打算。

  1962年12月下旬的某天傍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看到离家不远的河边有一堆已经枯萎的茅草。我一溜小跑回家拿了把镰刀,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这里,将其割下。由于拾草的人多,不多久周边的可燃物几乎都拾尽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说牛粪晒干也可以生火,于是我就利用放学回家的时间,背着用柳条编织的粪筐到大路边、田垅旁捡拾晒得半干的牛粪。1963年的元宵节后,我和母亲以及左邻右舍带上午餐和工具,结伴来到离家七八里的原南莫公社夏舍大队的草荒田扒挖茅草根、红柴根。我和母亲经过六七个小时的辛勤劳作,到傍晚总能挑着满满的一担回家,足够家中维持七八天的烧煮。

  上世纪70年代初期,我高中毕业,那时经济已有好转,已经能买到优质煤炭和油米厂的棉壳、稻糠,再加上沼气的拾遗补缺,基本上结束了拾草和挖草根拣牛粪的历史。上世纪70年代后期,我被分到当时的国营单位,每月都能拿到不少的工资和奖金,钱袋鼓了,生活好了,油水足了,饮食由粗变精,食量也逐年减少,渐渐淡出了每天熬几大锅稀饭的历史。

  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粮食和烧草都有富余,农户将多余的庄稼秸秆卖给砖瓦厂。1985年,我家用上了煤气。

  2004年8月,我购买了一套装有管道天然气的商品房,从此不但彻底结束了用秸秆、牛粪、煤炭煮饭烧菜的历史,也免除了到液化气站充气上下楼梯扛煤气罐的繁琐与疲劳,只要打开煤气灶开关,淡蓝色的火苗立马跳出,既卫生又方便。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有国才有家,只有国家富强人民才能安康幸福。抚今思昔,每一次的改变都凝聚着我们党英明正确的领导及智慧,同时也彰显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

  (王兆广)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2版】综合
   第03版:【3版】民生
   第04版:【4版】文明实践在海安
   第05版:【5版】区镇扫描
   第06版:【6版】国内
   第07版:【7版】专版
   第08版:【8版】公益
从拾草烧到用上天然气
多举措提升人居环境
推进村(居)慈善工作站提档升级
海安市公共资源交易项目招标信息公告
海安市公共资源交易项目中标信息公告
关于补充征集2019—2020年度 公务用车定点服务供应商的通知
关于征集2020年海安市政府采购 网上商城本地竞价供应商的通知
海安时报【7版】专版07从拾草烧到用上天然气 2019-12-03 2 2019年12月03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