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版】专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永忆录校注》序言

  ■ 翟厚才

  韩国钧是海安历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曾入选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家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研究海安历史不能不研究韩国钧,研究韩国钧,不能不研读《永忆录》。

  《永忆录》是韩国钧撰写的自传,一共5万余字。《永忆录》动笔始于民国十三年(1924年),到民国十五年韩国钧70岁时,已完成该书内容的一半。这一部分内容,青年才俊支伟成曾帮助润色。70岁以后,韩国钧主要的社会活动和生活都以海安为基点,他在治理苏北水患、经营泰源盐垦公司、整理《海陵丛刻》资料的同时,继续完成《永忆录》《止叟年谱》的编写,记录自己的生平,一直持续到民国三十年(1941年)。完稿后交由他的门生庞甸材印行。韩国钧逝世于民国三十年(1942年),他在生前没有能看到印刷成书的《永忆录》和《止叟年谱》。

  《永忆录》仅有1942年由上海出版的版本,海安档案馆、图书馆均有保存,也有文化人通过复印、网上购买等方式拥有。但是,《永忆录》毕竟在社会上流传不多,不能适应海安历史文化研究的客观需要和广大读者的研读需求。

  我国台湾学者沈云龙说:“《永忆录》实即是韩氏个人的自传,是一部叙事平实简洁、毫无矫饰夸张的传记。”沈先生的点评,说出了《永忆录》的基本特点。在书中,韩国钧对于自己幼年所受的困厄、晚年颠沛流离的际遇都做了翔实的记载。对于自己的为官得失,大都如实着笔。查案断案是韩国钧任县知事期间的重要政绩。在镇平县时,因为审案判案准确、快捷,民间呼为“韩青天”“韩一堂”,“盖诉讼案每于一堂判决”。在书中,韩国钧回忆了自己许多成功的案件审理,也如实记录了自己没有能讯结的一些案件。比如,他记载了在镇平县讯理的一案:“一日,有争地案一造,呈验契据,其价目字系涂改,余遂以为不直,即就此点诘之,并劝其不必涉讼,致所失滋大。两造欣然罢讼,而余亦窃喜。后余卸任,有乳媪随行,家人偶询其家世,不料即持契诉讼者之妻也。余因询此案真相,彼谓,契纸非伪,但余素廉明,当时又再三譬喻,故不忍终讼。余爽然若失,乃知作宰十年,不知冤屈几许?”韩国钧记这一笔的时候是在南京的任上。他以江苏省长兼督军之身,回忆自己当年的一次断案失误,并对当事人深表歉意。这充分反映出他的平民意识和自省精神。对于一个省部级官员来说,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永忆录》给读者的视野是非常开阔的,其中许多叙事可补正史。比如,《永忆录》对张勋的记载就很值得一读。民国二年七月下旬,总统袁世凯任命“辫子军大帅”张勋为江苏都督。八月廿一日,韩国钧接篆江苏民政长。韩国钧刚到任,发现全省各地官员已被张勋任命得差不多了,“六十县已委任五十四,四十八税所已委任四十五”,其中,新荐的无锡县知事还不足二十岁。其时,南京刚遭到兵祸,韩国钧一到任就收拾残局,妥谋善后救济,使秩序稍定。但是张勋的辫子军军纪废弛,受到中外的指责,袁世凯乃命冯国璋为江苏督军,调张勋为长江巡阅使,要张勋率部移防,离开南京。张勋狮子大开口,向韩国钧索要一百万“移防费”。为避免南京百姓再遭涂炭,韩国钧不得不大费周折,罗掘以应。在近代史上,张勋是以一个复辟者的形象出现的,少有人对其个人道德提出怀疑,连孙中山谈到张勋时都说:“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也。”

  韩国钧将自己在民国二年的亲身经历写进《永忆录》,还原了张勋专恣跋扈、厚颜无耻、残民以逞的本来面目。这一段平实记载是极其珍贵的,为今天的研究者化解了一处历史迷雾。仔细研读《永忆录》,认真研究韩国钧,不仅是研究海安历史的必修课,对于研究民国史等都是有所裨益的。

  在校注《永忆录》之前,我们已经校注了《海安考古录》,这为《永忆录》的校注工作积累了经验。《海安考古录校注》问世以来,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特别是一些高校的学者给予了高度评价。今后,我们将一以贯之地坚持科学的态度,严谨细致,尊重史实,尊重读者,要让校注本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是为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2版】要闻
   第03版:【3版】民生
   第04版:【4版】国内
   第05版:【5版】国际
   第06版:【6版】专版
   第07版:【8版】专版
   第08版:【8版】公益
《永忆录校注》序言
一着不让推进环境整治
降价格、少跑路、重统筹
公开致歉承诺书
南通紫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信息
通 知
海安时报【6版】专版06《永忆录校注》序言 2020-01-14 2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