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版】专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又到一年高考时

  ■ 王存林 

  今年的高考因为疫情影响从6月推延到7月举行,又到一年高考时,这让我想起30多年前我们那时的高考。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高考录取被称之为“鲤鱼跳龙门”,因为一旦考中,人员性质就由农村人员变成国家定量户口,有固定的粮油供应,除解决了温饱外,毕业后包分配工作,有房子分配,有稳定收入,一辈子吃、穿、住就有了着落。因此,十年寒窗的高考成为那时乡村孩子出人头地的“独木桥”,拼着命总想挤过去。

  那时高考前还要参加预考,预考要将全班学生刷掉一半左右,剩下的才有资格参加高考。填报志愿也设定在高考前,考生要根据自己的真实水平估报学校和专业,否则会出现分数虽然达到,但志愿未能录取的现象。由于高考决定了孩子今后的命运,父母考前像送出征的战士一样,准备好鸡蛋、年糕和粽子等,一是由于当时物资匮乏,以保障营养供应;二是年糕和粽子寓意着“高中”。

  记得我那年高考是1988年7月7日—9日,骄阳似火,蝉声高昂,水泥马路似乎要烤化脚上的塑料凉鞋。我们住在县城技工学校宿舍,当时没有空调,里面像蒸笼一样,加上非常紧张,考试的前一夜昏昏欲睡,但翻来覆去又睡不着。还好考场教室里用木桶盛放着冰块,透着的阵阵凉气让浮躁不安的心有了一丝平静。那年我虽然预考成绩年级第一,但由于期望过高,过分紧张,加上疲劳,感觉考得稀里糊涂。当拿到高考分数条时,我五雷轰顶,竟比预算的少了30多分,当听说邻村成绩比我差得多的同学考得比我高时,更是悲痛欲绝,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了三天三夜,唉声叹气,总认为今后没有了前途。

  当时父母非常理解我的心情,认为天无绝人之路,考不上也去可做木工、瓦工,实在不行还可以再去复读,明年再考。那时村里也有复读四年、五年的,甚至还有为高考进行“八年抗战”的。

  那年可能高考试卷偏难,录取分数普遍降低,我的高考分数勉强达到大专,但由于志愿填报级差不大,录取被降级到中专档,在我心中只有大专以上才能称之为大学,中专与当时初中生录取的一样,相当于白上了三年高中。本想再复读一年,父母认为能把户口转掉也算跳出了“农门”,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李宗仁曾经讲过一名言:人从七十岁向前过日子,所有的抱怨、所有的错误都不会发生。因为所有的挫折均经历过,不会再重复走弯路、错路。现在回想起来,当年高考也有好多未过“独木桥”的同学、校友,后来只要奋发图强,总有所建树。他们有的成为身价上亿的企业家;有的成为拥有几千员工的建筑公司法人代表;有的成为大校级军官……也有的当时被本科院校录取,分配到国营企业,后由于企业改制、破产,员工分流,一直赋闲在家,目前境况不佳的。

  我后来被分配到国有银行,工作两年后,被称为铁饭碗的国家定量户口只要缴纳一定数额的现金就可以买到了,原有的所谓跳“龙(农)门”的户口转换、包分配均因时代的变迁被打破了。由于自己感到中专文凭低,羞于见人,后来通过自学考试、成人高考也分别拿到了大专和本科学历,又由于专业需要,通过考试先后获得高级经济师、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企业法律顾问等证书,自己也不断努力从一名银行普通员工成长为分行负责人。

  俗语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事实证明,高考的“独木桥”早已被“条条大道通罗马”所取代,宽进严出更成为今后高校的取向。祝愿所有考生能考出理想的成绩,都能在父母的正确引导下,少走弯路、错路,有远大和美好的前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2版】要闻
   第03版:【3版】综合
   第04版:【4版】检察院
   第05版:【5版】公益
   第06版:【6版】国内
   第07版:【7版】专版
   第08版:【8版】房博会
又到一年高考时
发掘海安本土文化元素 擦亮海安文化事业标识
拍租公告
海安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中标信息公告
海安时报【7版】专版07又到一年高考时 2020-06-30 2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